校園文學
勵志頻道
校園新鮮事

好的友情,多少有點“健忘”

時間:2017-09-09 14:30:49 來源:人民網 作者:Jenny喬

點擊:8512 評論:0 字號:+   -

好的友情,多少有點“健忘”

最近,我們家被一個老熟人折騰得雞飛狗跳。

我叫他彭叔叔。彭叔叔是我爸的老朋友,算是我們家的恩人。

十幾年前,我們家還不像今天過得這么好,四個人擠在一個二十平米的小平房里,日子也是緊緊巴巴。爸爸單位突然有了一個購房指標,眼看著家里條件可以有所改善了,全家人都歡欣鼓舞,可喜極之處,卻發現沒錢,于是,找彭叔叔借了一萬塊錢。

那時候的一萬塊錢,不是個小數目。所以,這么多年,我們都對彭叔叔一家特別感激。不僅連本帶息地還了錢,彭叔叔下崗,爸爸給他找了份工作,彭叔叔的兒子學習成績差,媽媽又托人給他找了重點中學的老師當家教。可謂盡心盡力。

前幾天,彭叔叔的媳婦大晚上突然給我媽發了一條微信,說小彭同學今年大學畢業,打算出國,想讓我幫忙看看申請材料,指導一下。

媽媽知道我忙,又不愛管閑事,憋了三天,一個字也沒提。直到彭叔叔一家人殺到我家,扔來一堆材料,我才知道這個“不情之請”。

我說,最近比較忙,他如果準備好材料,我可以幫忙看看。如果實在不放心,建議還是找個專業的中介,免得耽誤了正事。

不是故意推脫,而是真的很忙,況且我這種只有個人經驗的二把刀亂提意見,根本就是害他。

還沒等我解釋自己的顧慮,彭叔叔突然臉色大變,拉著孩子的手,大步流星地朝門外走去,一邊走一邊嘟囔著“真是個白眼狼”。

我氣不打一處來,想跑出去和他理論,卻被爸媽攔住了。畢竟是老朋友,又幫過大忙,別把關系鬧得太僵。于是,我沒去。

可沒幾分鐘,彭叔叔就發了一條朋友圈:什么叫忘恩負義,今天我算是見識了。我第一反應就是去安慰爸爸。他是個特別重感情的人,講義氣,不計較,對朋友比對我還好,成天跟我說,滴水之恩,當涌泉相報。

沒想到,他卻說,看了這條朋友圈,他突然釋懷了。這些年被朋友消費夠了,什么債也都還清了。

這個世界上就是有一種所謂朋友,欠了他一陣子,就像欠了他一輩子。嘴上念叨著對你的恩情,卻消耗著來之不易的感情。知恩圖報,是別人的自知自省,不是你掛在對方頭上的牌匾。你站在道德制高點上,伸手要回報的樣子,真的挺難看的。

知乎上有一個問題:什么樣的朋友是真正的好朋友。點贊最高的是某衛視已經停播的一檔節目,主要內容是幫助人們尋找自己最想見到的人。

其中有一位80多歲的老人顏世偉,尋找自己的初中同學劉元江。老人的中學時代恰逢抗美援朝戰爭爆發,每天都在槍炮聲中度過。后來,他搬到深山里的一個村莊,因為天氣寒冷,得了大骨節病,他的朋友一直在照顧他。

節目上,這個叫劉元江的老人來到現場,但是八十幾歲的他記憶已經模糊。

顏老激動地問他:“我再問你1955年1月份,你有個同學得肺結核了,你給他寄去了四十塊錢,這件事你能想起來嗎?

劉元江愣著沒說話。

顏老繼續追問:“這是他的一筆救命錢,他至今都想著你,難道你都想不起來了嗎?“

“我真的想不起來了” 60年后,他再也不記得自己當時養著6口人,還拿出40塊錢給了另一個人。

可是,一提到顏世偉這個名字,他突然想起來了。他記得曾經收到過顏世偉從大連給自己帶的國光蘋果。

那一刻,我真的淚奔了。

想想,這些年,朋友圈里的紛爭,99%都是因為一句話:我曾經幫過你。小到生活日常,大到錢權來往,只要一方抱著被虧欠的心態,一段友情就會危機四伏。忘恩負義,這四個字太沉重。

真正的好朋友,不記得自己對別人的好,卻永遠記得別人對他的好。

突然想起在網上曾經看到的一句話,用來形容朋友之間的恩惠特別合適:今天再大的事,到了明天就是小事。今年再大的事,到了明年就是故事。

梁實秋寫過一篇文章《談友誼》。他說,君子之交淡如水,因為淡所以才能不膩,才能持久。“與朋友交,久而敬之。”敬也就是保持距離,也就是防止過分的親呢。不過“狎而敬之”是很難的。最要注意的是,友誼不可透支,總要保留幾分。

友誼的透支有兩種,一種是過度索取和消費,另一種是過度追求對等。信奉前者的人喜歡說,我們不是朋友嗎?你為什么不幫忙。喜歡后者的人會講,我曾經幫過你,你為什么不感激?

很多時候,朋友不是不感激,而是永遠無法跳進你的角色,以你要的方式表達感謝。

一段關系中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,朋友落難時,我們扮演拯救者,很容易慷慨解囊,出手相助,有時還會有那么一點優越感。可當自己有難的時候,我們就會變成受害者,敏感脆弱,對于朋友的回應,百般衡量,千般計較。

人受的很多苦,都是因為記性太好,心眼又太小。

可能有人會說,一顆真心錯付,難道我連譴責的權利都沒有嗎?

當然有,非常有,但沒用。如果因為以己度人失去了一個至交好友,不值。

如果真當了一回東郭先生,你的真心,他也賠不起。所以,你只需要按照自己的心意選擇,為自己的選擇負責。很多時候,我們都是為了自己的良心決定是否出手相救,至于朋友如何回應,能放手就放手吧。

作者簡介:Jenny喬,自由撰稿人,用女人的方式生活,用男人的方式思考。理性成功,感性成長。微信公眾號“Jenny喬” ID:Jenny-Qiao-Love

打賞本站
若您喜歡本站,可通過打賞的方式支持我們「打賞請附言留名」,打賞金額將用于網站運營和維護,謝謝!
好的友情,多少有點“健忘”

責任編輯:高永鋒

  • 珠穆朗瑪峰上那些尸體 如今成了一個個地標

    一個美國人如何打撈失落的五四記憶

    1979年,中國開始整理“五四”遺事,對這場六十年前的過往做重新評價。失語長達30年甚至更久的“五四”一代幸存者,開始被邀請出來,重述往事。舒衡......

中國大學生網評論【0人參與,0條評論】 登錄 | 注冊

高永鋒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  • 那個夏天——我好喜歡你

    ?那個夏天,我正當青春年華;那個夏天,風輕輕的撫上了我的臉頰,帶來了一絲絲的微涼;那個夏天,我和你手牽著...

  • 印象西油之美景

    升入大學,身邊不會再有家人的面孔,不會再有熟悉的鄉土,但我尋到了自己生活的新世界。在大學這座象牙塔,我感...

  • 從未離去的夏天

    用簡單的詩詞回味那逝去的難忘的日子,那段日子里充滿了激情,充滿了朝氣,同時也充滿了不舍之情,詩句里雖然沒...

  • 窮與富的對立——評影片《寄生蟲

    在一個閑暇的周末,我懷著憧憬而又緊張的心情看完了的奉俊昊先生導演的電影《寄生蟲》。電影講述,在韓國首爾平...

校園文學
微推推一天能赚多少